成都高新区2015年游戏产业收入增幅超三成


成都游戏产业专题新闻发布会现场

  “行业冰封”、“手游严冬”……打开互联网,经常可以看到这样的描述。在全国“互联网+”和“大众创新万众创业”元年,游戏行业发展究竟如何?继1月6日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通报2015年中国游戏产业收入和增长情况后,2月3日,成都市政府新闻办在成都天府软件园爱糖创业咖啡馆举行成都游戏产业专题新闻发布会,记者们走进园区、走进企业,与游戏创业者面对面,感受成都游戏产业蓬勃发展的态势。

  成都高新区相关负责人介绍,作为成都游戏产业的核心聚集地,与全国一样,2015年成都高新区游戏产业继续保持高速增长态势,继续在成都“双创”中扮演着“黑马”和引领者角色。据统计,截至2015年底,成都高新区已聚集游戏企业400余家,全年实现销售收入82.4亿,同比增幅35.97%。

  引领作用突显游戏企业实现收入增幅超三成

  成都是中国游戏产业重镇,特别是在页游和移动游戏时代,成都游戏开始产生全国性的影响力,被业内誉为中国移动游戏“第四城”。成都移动游戏产业以成都高新区南部园区为核心聚集地,数百家企业分布在成都天府软件园、高新孵化园、移动互联创业大厦、天府新谷、蓉创广场等成都移动互联网核心创业载体内,在孵化创业“梦想”的同时,也不断为这座城市的文化创意产业增加动力。

  “以游戏产品研发为核心,包括发行、运营、渠道等多个领域,成都高新区游戏产业已形成完善的产业链。”成都高新区经贸发展局局长鲜荣生介绍,截至2015年,成都高新区已聚集游戏企业400余家,从业人员约1.5万人,全年实现销售收入82.4亿,同比增幅35.97%。金山、腾讯、中手游、育碧、完美世界等一批行业巨头继续稳步发展,风际网络、迅游科技、龙渊网络、掌沃无限等一大批本土企业快速成长。

  2015年,成都高新区游戏产业链持续延伸,与其他成都数字娱乐产业相关领域的整合能力不断加强。从游戏翻译、技术测试、电子竞技、美术与广告设计到音乐及动画制作,不少环节已达到全国领先水平。据不完全统计,2015年,成都高新区游戏企业年营收过10亿元企业3家,5亿元企业4家,过亿元企业10家。值得一提的是,去年5月,迅游科技成功登陆深圳创业板,一度成为两市最高股价的股票;成都尼毕鲁科技(Tap4fun)也于当月首次公开发行了股票招股说明书——成都本土游戏企业在资本市场开始占有一席之地。

  据悉,近年来,成都游戏企业凭借强大的研发实力和准确的市场定位,在移动游戏海内外市场中屡创佳绩,10余款产品最高月流水收入突破千万元,并多次登上全球各地区的畅销榜。例如,尼毕鲁的《银河帝国》曾登上了App Store北美畅销榜首位,刷新了中国开发者的新纪录;其另一款产品《王者帝国》多次进入包括俄罗斯和德国在内的多个国家Top Grossing排行榜前十。数字天空的《龙之力量》上线数天内登入App Store免费榜、畅销榜首位,上线仅3个月即拥有超过150万的活跃用户;其另一款产品《雄霸天地》自上线之后长期保持在大陆、港澳台和东南亚地区收益榜前三名。此外,好玩一二三科技的《秦姬》、成都梦工厂的《龙之守护》、摩奇卡卡的《呆兵萌将》和《大闹天宫HD》、风际网络的《三剑豪》等产品最高月流水也超过了1000万人民币,龙渊网络的《战地红警:大国崛起》上线仅两年,流水收入超过3亿元。

  “移动游戏是成都最具成长性、代表性、示范性的创新创业领域,在短短的几年时间内,以成都高新区为核心聚集地,成都移动游戏在全国游戏领域异军突起,在成都‘双创’事业中发挥了重要的引领作用。”鲜荣生表示,“从游戏企业销售收入、增幅等主要指标上看,成都高新区游戏产业在全国的比重进一步提升。不仅如此,随着游戏领域规上企业数量的增加,成都在全国、全球游戏领域的话语权也得到有力提升,对推动全市文化产业发展中的作用也将更加突显。”

尼毕鲁创始人杨祥吉接受记者采访

  游戏加速“出海”欧美和东南亚市场均获突破

  探索破解文化差异、突破语言障碍……不少成都本土游戏企业已经找到了自己的“出海”之路。在由Facebook评选的2015年度手游榜单上,一款叫Invasion(《战地风暴》)的手机游戏代表中国与来自美国、芬兰、瑞典等国的世界顶尖手游公司Glu、Zynga、Rovio、King等并肩而立。开发这款游戏的中国公司正是成都尼毕鲁科技。

  《2015年中国游戏产业报告》显示,2015年,中国游戏的海外影响力进一步提升,中国自主研发的网络游戏海外出口实际销售收入达到53.1亿美元,同比增长72.4%,呈现出“保东南亚争美欧”的态势。与此趋势相似,成都游戏产业的出口市场已形成欧美和东南亚两大支柱,前者在游戏产品的策划上更加强调欧美特色,后者则表现出浓厚的中华传统文化特色,均表现出不俗的业绩。

  站稳欧美市场一直是尼毕鲁最重要的发展战略,为此,公司专门成立了产品文化部。小到写一条弹窗广告语或设计一个角色的身材胖瘦,他们都会审慎把关,力求符合欧美玩家的思维和审美习惯。而在其80人的客服团队中,讲英、法、德语等欧美主流语言的更是超过了50人——尼毕鲁的“西游”深度可见一斑。目前,尼毕鲁有96%以上的收入来自海外市场。公司创始人杨祥吉半开玩笑地说:“很少有美国玩家能觉察到这个游戏竟然来自中国内地——成都!如果知道了,一定会大吃一惊。”数字天空的业绩表现也很突出,曾被英国媒体PocketGamer评选为中国最具实力移动游戏开发商第一名,公司对海外市场,特别是对东南亚及北美市场的精确定位和预估,让旗下的几款产品都获得巨大成功。

  “移动游戏产品‘出海’已成为成都高新区游戏产业发展的重要趋势。而尼毕鲁、数字天空、掌娱天下等是成都第一批在海外市场尝到‘甜头’的移动游戏企业。”鲜荣生介绍,以海外市场为重点,通过引进外国员工、在海外寻找合作伙伴和设立办公室等方式,这些企业迅速地打开了国际市场,成为成都移动游戏产品出口的引领者。2014年以来,成都其他移动游戏企业也纷纷加大海外市场的投入力度,开始调整市场策略进军海外市场。好玩一二三、梦工厂、摩奇卡卡、风际网络、游魂网络、卓航信息、简乐互动等本土移动游戏企业已经将自己的产品出口海外,天上友嘉、旗鱼科技、棱晶科技、格斗科技、泥巴网络、七游科技、哆可梦、魔方在线等不同规模的移动游戏企业也加入海外出口队伍。据不完全统计,2011年以来,成都高新区共有40余家游戏企业的80余款游戏产品成功出口海外,4年内累计创汇5亿多美元。

  创业优势突出成都游戏行业成熟度提升

  对“行业冰封”、“手游严冬”这样的说法,天象互动副总裁蒙琨完全不认同。“哪个创业领域只有成功没有失败?我认为在移动互联网领域,像移动游戏这样不论体量、增速、质量都在高速壮大的并不多。”他认为,创业热潮会刺激一些资本的不理性跟风进而引发泡沫。随着中国游戏市场的逐渐成熟,“挤泡沫”就像是行业开启自我新陈代谢模式,将更有利于人员薪资、渠道分成等环节的理性回归,使得公司成本合理化,为创业企业持续造血输送氧气。“淘汰掉凑热闹的投资人和小作坊式的粗加工团队是有必要的,有利于游戏行业的健康成长,可以说是‘挤挤更健康’!”

  “得益于成都软件产业基础,近两年来,平台化、泛娱乐化以及基于虚拟现实(VR)的互动娱乐等方向成为成都移动游戏的发展趋势。”鲜荣生介绍,在平台化方面,优聚软件、尼毕鲁等一批公司一直在搭建平台生态圈,孵化团队推出精品游戏产品;博瑞传播、天象互动、龙渊网络等公司则着力深挖IP资源,加速泛娱乐行业整合;在VR领域也不乏先行者,据不完全统计,成都现有VR领域企业30余家,张正刚建议,在发挥计算机图形及仿真技术、多媒体、游戏开发、视频传输和处理技术等优势的基础上,成都游戏企业完全有机会大力发展基于VR游戏、视频、图片以及软件应用等内容产品。

  此外,成都游戏产业的蓬勃发展也与投资机构的资金支持密不可分。成都高新移动互联网协会秘书长张正刚介绍,该行业的快速发展吸引了全国众多创投基金的关注,纷纷在成都投资布局。近3年来,活跃在成都范围内以移动互联网、游戏为投资方向的基金不下30支,包括经纬创投、联想之星、德迅资本、凯晟资本、IDG、真格基金、宝利来、富坤创投等。成都高新区移动游戏产业还吸引了上市公司、IPO机构的关注。去年10月21日,升华拜克发布公告拟16亿元收购炎龙科技100 %股权;同样在10月底,成都龙渊网络完成B轮过亿元融资;今年年初,凯撒股份宣布12.15亿元收购天上友嘉100%股权获批。同时,当乐、中手游、触控等知名渠道商、发行商也将重心逐渐偏移到成都,抱团科技等成都本土投资孵化机构兴起。“成都游戏行业的成熟度受到普遍认可。”

成都移动游戏企业—成都天象互动科技有限公司

  高端人才聚集 成都游戏产业“求贤若渴”

  “说到不足,我认为目前成都游戏行业中低端人才充裕,但高端人才相对不足。作为一个地地道道的成都人,我希望成都能够培养和引进更多行业领军型人才”,在网络游戏界已打拼超过十年的成都千层塔科技CEO焦俊对成都游戏产业的发展提出了自己的建议。他认为,行业高端人才不仅能带来国内外先进技术和管理理念,更为重要的是能够实实在在带领更多本土初创团队快速成长。在天象互动创始人“老何”隔壁办公,焦俊就用“与优秀的人才比邻而居,可以随时请教学习”来描述自己的感受。他说的这个“老何”就是原百度91高级副总裁何云鹏。

  在市场和政策的双重“利好”下,成都游戏领域的高端人才已经越来越多。同“老何”一样,一批在国内游戏领域深耕多年、具备较高知名度的专业游戏领军人才纷纷来到成都高新区“再创业”。4399高级副总裁陈标、中手游总裁应书岭、《找你妹》制作人张帆、《小小帝国》制作人包锋铭、原金山主创张涛…….他们中的不少人已在这条创业新征程上取得了成绩。原中国手游总裁应书岭创办英雄互娱,为成都游戏发行和运营环节又添生力军;原华为GSM研发总裁李伟扎根天府软件园,创办Testbird,其手游测试实验室拿到国字号证书,成为“国家手游测试中心”;著名游戏音乐制作人罗晓音创办晓音数娱,要将“声画”优势发挥到极致,欲打造本部第一支移动电竞的梦幻主播团队,目前占地1500平方米的成都梦竟电竞馆已试营业。

  与此相应的是,成都游戏行业政策环境良好、创业门槛相对较低、中低端人才充裕,也是吸引国内游戏企业落子成都的重要砝码。2013年,在华为工作了14年的李伟终于下定决心出来创业,他选择回到自己的家乡成都,凭着在华为的8年测试工作经验,切入手游行业,开发全球第一个手游自动化云测试平台:Testbird。尽管当初回成都创业只是为了靠近家人,但李伟发现这步棋走对了。“成都的研发成本只有北京、上海的一半左右,而且手游产业生态链上的企业都集中在天府软件园,我都不用打车就可以把客户拓展了。”

  自来也科技的CEO包峰铭是典型的80 后创业者,2013年8月,其联合创始的壳木软件以12亿元被神州泰岳收购,他选择了回川创业。“我是土生土长的四川人,喜欢这里的生活方式。相较北上广,成都有很好的创业环境,我可以更加安心地专注于产品研发,做一些真正有意义和创意的事情。”包峰铭说。

  打好政策组合拳成都游戏产业发展前景良好

  2015年以来,我国的游戏产业发展生态更加成熟。1月6日,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通报的数据显示,2015年我国游戏产业收入达到1407亿元,同比增长22.9%,中国游戏用户达到5.34亿人,同时海外影响力进一步扩大。从政策环境上看,去年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大幅度压缩游戏出版审批时限,实现客户端游戏、网页游戏出版审批平均1个月办结,移动游戏等出版审批平均时限则更短。与此同时,鼓励游戏自主研发,实施中国民族网络游戏出版工程,优化游戏出版产业环境,维护游戏企业合法权益,游戏行业发展的宏观政策环境明显改善。

  “在移动互联网蓬勃兴起的时代背景下,移动游戏异军突起,凭借娱乐性强、轻量化、社交化、可移动等特点,受到广大网民热捧,成为数字娱乐向互联网娱乐转变的典型代表。”张正刚说,“移动游戏将逐渐成为推动游戏产业发展的主要动力。云计算、大数据等新兴技术对移动游戏产业发展的强力推动,将引领整个数字娱乐产业从内容生产到发行、到消费的巨大变化。”成都高新区发展策划局副局长熊平认为,在全球化背景下,互联网特别是移动互联网已把世界拉平,创业潮和投资潮形成的迭加效应使成都迎来了最好的创业时期,“我认为成都是中国最适合做游戏的城市。希望创业者好好把握机会,将成都的想象力带向全世界。”

  “移动游戏产业是成都移动互联网创新创业的旗舰,也是促进区域转型升级、创新驱动的重要抓手。”鲜荣生说,一直以来,成都高新区从政策体系完善到产业生态环境构建等多个方面支持移动游戏产业发展。2014年,成都高新区制定出台“三次创业”政策体系,涵盖房租减免、人才引进、启动资金、天使投资、改制上市等层级给与全方位支持;2015年,共计为游戏企业拨付兑现扶持资金3300万元。今年年初,超过25万平方米的“蓉创广场”正式投入使用。同时,一批民营孵化器也在迅速发展中。

  熊平表示,2016年,成都高新区将用好用活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先行先试的“金字招牌”,全面落实推广示范区10条政策,深入实施“创业天府高新区引领工程”,认真落实“创业十条”,制定实施楼宇经济实施细则,继续办好“创业天府·菁蓉汇”系列活动,扎实推进与韩国经济革新中心等创新创业机构合作,共建中韩创新创业孵化园,为包括游戏产业在内的创新创业提供具有竞争力的政策机遇,“通过打好‘组合拳’,形成政策叠加效应,成都游戏产业的发展生态将更加良好、迎来一个新的春天”。

  “游戏产业是四川省、成都市重点支持发展的创新创业领域之一。”熊平认为,在国家经济新常态大背景下,以移动游戏为主的数字娱乐产业发展水平直接反映了一个地区的文化创意与综合创造能力,体现了地区信息化普及和科技应用水平。为此,省、市将依托成都高新区,全力支持游戏产业的发展。发布会上,成都高新区向广大创业者抛出橄榄枝:“成都高新区将创新体制机制,全力引才聚才,力争‘孔雀西南飞’,欢迎更多的创业者来成都做‘蓉漂’,成都高新区将以更大力度、更高效率支持游戏产业发展,为企业发展服好务、创造更肥沃的创新创业环境。”